2021年2月19日 0

0479_a2072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   我自己过去倒了一杯温水。

   然后到贺芷灵面前坐下来。

   贺芷灵问我道:“说吧,怎么解决?”

   我说道:“这事吧,还是表姐自己解决的好,而且那个老头子脾气又怪。”

   贺芷灵问我道:“有好处就想捞,出事了让我去?”

   我说:“那我也只分到这么一点而已啊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不仅要去面对那老头子,还要赔钱!”

   我马上拒绝:“不行!这赔钱几十万,让我赔!我不干!我也没那么多钱!”

   贺芷灵问我道:“那的意思说让我赔吗?”

   几十万,让谁赔这个损失?

   旧楼里的百变美女时而清纯时而性感

   我转着手中的水杯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 贺芷灵说:“以为这事装傻就能不赔偿?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!”

   妈的,如果真是章队长那厮干的,下手还真他娘够狠的!

   直接烧光了,几十万,部成了灰烬。

   要让我自己赔,我不倾家荡产了。

   贺芷灵说:“总需要面对的,总要赔偿的。”

   我说:“我真没钱赔!而且凭什么让我来赔啊!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那找出幕后黑手!”

   我说:“我怀疑是章队长干的,可我也没证据啊!”

   贺芷灵说:“这么说,是个人的恩怨导致货物被烧,那还不是来赔?”

   我一时语噎。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说对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不是这么个道理的吧?”

   贺芷灵说:“道理就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   我低着头说:“就算我赔,我也没有那么多钱赔。”

   贺芷灵说:“先暂时去探探叶厂长的口风,看他怎么个意思。”

   我抬起头,问:“我去?”

   贺芷灵大声道:“难道要我?”

   我说道:“表姐,我觉得去呢,更适合,看他对的印象也好,而且和他比较熟,如果有可能的话,人家还不用赔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这是惹来的灾祸,还想我给解决掉部麻烦?”

   我咬咬牙,说:“我去我去!”

   真是硬着头皮去了,那个古怪的老头子,估计要骂的我狗血淋头。

   然后我又说:“不过我可先说明一点,万一要我赔,我可没那么多钱赔!”

   贺芷灵说:“会有的。”

   我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不是刚从章队长那里拿了一笔钱,还做了监区分钱的人,那个小美已经好了,她爸爸妈妈会给钱,会有钱的。”

   我的天,她怎么什么都知道!

   我说道:“到底安插多少眼线在我身旁?”

   贺芷灵说:“有本事可以自己查!下班后,还是那个茶楼,我约他出来,自己去解释吧。”

   我心里一万个不情愿。

   可话说回来,的确是因为我和章队长个人的恩怨导致她来报复所以才烧了货物,妈的,但如果要赔,几十万,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钱。

   回到办公室,我郁闷的抽着烟。

   心想着,到底谁是贺芷灵的眼线,为什么我在监狱里做的,监区里发生的事,她都了如指掌,掌握得清清楚楚?

   是徐男?

   不会啊,徐男那性格,怎么会干这样的事。不可能。

   难道是沈月?

   更不太可能。

   难道是其他人?

   可如果不是徐男沈月,那为什么贺芷灵能对我所作所为如此掌握?

   妈的,这么一想,身边人谁都有嫌疑,就连刚从章队长那边过来的兰芬兰芳魏璐梅子羊诗她们都有可能了。

   可又好像不是。

   想得我头都大了。

   办公室有人敲门,推门进来了。

   我抬起眼,看,是徐男。

   我问道:“有事?”

   徐男点点头,她走了进来。

   我说:“我先问一个事。”

   徐男说:“好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男哥,有人在监狱里,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,妈的,我做什么东西,她都了如指掌,说会是谁,谁是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呢?”

   徐男想了想,说:“不会是新来的那几个吧?”

   我说:“不可能。”

   徐男问我:“是怀疑我们几个?哥们,这么胡乱怀疑猜忌,会扰乱军心的吧!”

   我只好闭嘴了。

   徐男说得对,胡乱猜忌的确会搞得众叛亲离,章队长的昏招迭出,就包括了胡乱猜忌这一个傻缺行为。

   徐男问我道:“那有人安排眼线,监督,那人伤害过吗?”

   我想想,那贺芷灵倒是不会伤害我,不过她总知道我钱的来源,我有多少钱她也部知道,我搞的外快她更是知道。

   而且,她会不留余地的剥削我的这些钱,这真是让我苦恼。

   我说道:“伤害肯定是有的。”

   徐男说:“那我帮留意一下看看,不过这样的事最好不要说出去,会弄得大家都觉得自己被怀疑,军心始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。哦,找我是什么事?”

   徐男说道:“那个薛羽眉监室的小美。”

   我急忙问:“又被打了?”

   徐男说道:“她说今天是她爸爸妈妈来看她的日子,希望能通融一下,让她们见面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还不到时间啊,怎么通融啊。”

   徐男说:“她说她爸爸会给钱。”

   靠,有钱就可以通融了。

   通天都可以。

   一个电话给贺芷灵,就搞定。

   我说:“那肯定要通融,大家都有好处,没必要跟钱过不去。”

   徐男说:“好的。”

   我说:“好吧,去告诉她,下午三点。”

   徐男点点头,然后问我道:“兄弟,那个编织袋被烧的事,怎么处理?“

   我拍一下桌子:“他妈的查都查不出来是谁干的,这黑锅,要我来背了可能!狗日!如果要赔钱,不赔死我!”

   徐男说道:“我也在查着。”

   我说:“警察都查不出,我们怎么查得出?”

   徐男说:“让魏璐兰芬她们去策反,章队长身旁不是还有几个跟从的吗,就用钱去策反,看看打听是不是章队长干的。”

   我一拍桌子:“好主意!我们策反她身边的人,给我们做眼线!靠,脑子真是聪明,我怎么没想到这招啊!”

   要是能把章队长身边的人给策反,以后为我们所用,那就太爽了,章队长以后做什么事,我们都了如指掌,对她有所戒备。

   我蠢的是,之前兰芬兰芳,魏璐梅子羊诗她们过来弃暗投明的时候,没有让她们不声张,然后继续留在章队长身边做无间道。

   我问徐男道:“估计要花多少钱?”

   徐男说:“让魏璐兰芬她们出马吧,暂时还不知道。”

   我说:“看要花多少钱,给我说,这钱我来出。”

   徐男说:“好。”

   徐男去跟小美说了下午三点可以见她父母。

   我也打电话给贺芷灵,让贺芷灵放行绿灯。

   原本按制度来,一个月只能看一次,但有领导同意,别说一个月,一天见三十次都行。

   在两点半的时候,我先让人把小美带到了我的办公室。

   小美进来后,我问她:“最近怎么样了呢?”

   小美说:“我没有病了好像。就没有胡乱幻想过,睡觉连做梦都没有。”

   我说:“那就好了。呵呵。”

   小美说:“谢谢医生哥哥。”

   我说:“不客气,这是我该做的,对了,有没有还去预测未来的彩票啊,足球比赛结果啊之类的,我们要发财啊。”

   小美摇摇头:“我现在想到这些,去专注的去想这些我的头就好疼,就会想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不存在的东西。”

   我心里一阵遗憾,妈的,还希望她预测下一个六合彩特码,我要中奖的!

   如果小美还能预测出来,我真会扔下去一万搏一搏。

   万一中奖,那就是四十万!

   四十万啊!

   我安慰她道:“既然头疼,那就别想了,真会活活想疯了。走吧,去会见室。”

   和小美去了会见室。

   她的爸爸妈妈已经在等她了。

   小美和自己父母抱在了一起。

   我也坐在了旁边。

   小美爸爸问我道:“小张医生,美美的病情怎么样了?”

   我说:“基本上可以说,好了差不多了,没什么发病的症状。不过还是要预防,还是要继续吃药。”

   小美爸爸放心的说: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   他们和小美聊了起来。

   家长里短,这个表姐要结婚,那个堂哥要订婚,那个舅舅要离婚,然后二姨妈生孩子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。

   我听得昏昏欲睡。

   小美爸爸过来,把我拉到了角落处,我奇怪道:“怎么了叔叔?”

   这是要给我钱了吧?

   小美的爸爸说道:“小张医生,感谢救了我们家小美。这是我们家对的谢意,务必要收下!”

   果然!

   给我钱了。

   我很想拿,因为叶厂长那老头,肯定要我赔钱的。

   但我还假装一下:“不行不行,叔叔,上次我拿了十万,已经够了,真的够了!”

   小美爸爸塞一张卡给了我:“拿住小张!再推推拖拖下去,人家看见了不好。小张啊,救了我们家小美啊,我们只能用这个来回报,谢谢!以后呢,还希望能多多照顾小美!放进口袋里,看那里有人来了。”

   他塞进了我口袋,然后走回去小美那边。

   我四处看看,哪儿有人了啊。

   不过,钱到手了,这才是最主要的,至于照顾小美,我懂的。

© Copyright 2018. 鲍鱼最新网页网址. Designed by Space-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