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19日 0

1293_a2066

   “承蒙老王妃厚爱,凰儿,你抱二宝过去那边坐吧。”

   叶子皓抢先一步将孩子交给叶青凰,让叶青凰抱过去给老外婆看看,也是给叶青凰机会,不动声色走近老外婆,给老外婆看看。

   他们这举动并不奇怪,只不过心有嫌隙的胡氏却突然表情一僵,面色便有些难看起来。

   只是主子们都在场,而她当初奉命去南华州送月母子礼回来,还来不及告状,就被老王爷训斥了一顿。

   如今看到叶子皓明显的无视自己,她脸上也拉不下面子,便讪讪地停下了脚步,之后找了个由头便退下了。

   老王妃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目光不由沉了沉,但外孙女来了,她心里高兴也就没有表露出那份不悦。

   老王妃将小吉祥拉到自己座榻一侧坐了,又让叶青凰在座榻另一侧坐了。

   此时在厅上的祁王府的人也就是嫡系长房一脉,老王爷的嫡长子祁王夫妇、嫡长孙东方昕宇夫妇和二弟东方曜扬夫妇,就连他们的孩子们这时候都没有过来。

   至于庶房的人自然没有参与,毕竟叶青凰的身世还不能公开,只有这些嫡系知道就好。

   另外老王爷还有个嫡次子早已受封陈河郡王,另居郡王府,此时并不在祁王府,似乎也还不知情。

   毕竟今天是以东方昕宇的名义下的帖子招待叶子皓和叶青凰,若是人来得太多反而引人起疑。

   老王妃摸摸二宝的小脸,又抬手摸摸小吉祥的头,目光里满是慈祥,又连忙喊人拿见面礼。

   最后的倾诉与聆听

   一翻热闹忙碌之后,她才又看向小吉祥那眉眼之间熟悉的模样,心里感慨万千。

   这孩子和她的亲外孙小时候可真像啊。

   而叶青凰像娘,也就是老王妃的亲女,这熟悉的模样处处招老王妃心思浮动,既心疼亲外孙女,又思念自己的亲女儿……

   最后,她也只能借着和小吉祥说话之机,悄悄压下心底的情绪。

   二宝太小,长得更像叶子皓,叶青凰又不知身世,自然不能与她多说,老王妃只能和乖巧可爱的小吉祥说话了。

   小吉祥天真可爱又学过一些礼仪,还能熟练背下《三字经》和《百家姓》,可让一众长辈大开眼界。

   便是他们家的孩子,也是到三岁才接触《三字经》呢,早的也就是四岁启蒙,请名师教导。

   如今小吉祥才三岁半,已经能背这么多书了,不愧是状元之子。

   叶子皓在这边坐了会儿,就随老王爷和王爷去了前堂书房喝茶,东方昕宇和东方曜扬作陪。

   男子一走,后堂里气氛便轻松了许多。

   只是祁王府的人没有发觉一件事,刚才叶子皓携妻儿过来拜访,按理就应该男主人招待男客,女主人招待女客。

   他们祁王府心中明白为何聚在这里,叶青凰应该不知道才是。

   如此,至少在叶青凰心中,这祁王府的行为就是不合规矩的,是失礼而冒失的,应该不高兴而有所回避才是。

   但叶青凰除了安静温顺,到是没有什么异常反应,脸上连一丝疑惑、不悦的情绪都没有。

   老王妃看着外孙女就思念女儿,反而与叶青凰说话不多,祁王妃立刻就发觉了婆婆的异样,连忙坐过来与叶青凰说话。

   “叶夫人心灵手巧、秀外慧中,不但知书达理,还有一手好绣艺,还能做得一手好吃的糕点,八珍阁的生意也蒸蒸日上,真是不错,让人羡慕呢。”

   祁王妃做为舅母,可把这外甥女夸上了天,她一开口,她的两个儿媳妇也连忙过来站在她身侧,加入了聊天队伍。

   有她们打开话匣子,总算让气氛不至于那般僵硬了。

   “青凰自幼生长在农家,八岁拿绣针,随养母学绣,所幸得其真传,总算能绣上几幅像样的绣品。”

   叶青凰抱着二宝坐好,微笑着解释,也算是亲述自己的以往吧。

   果然听她说起,老王妃便凝神细听起来,目光有些辛酸怜悯。

   “至于糕点,那到是青凰嘴馋,家贫买不起那么多糕点,便自己琢磨着做了些出来,后来随夫君搬至县城,才开始卖糕点贴补家用。”

   “夫君要读书,青凰不便抛头露面,因而一直是表弟在外跑买卖,后来买卖做大了,也就有了现在的八珍阁。”

   因此,说是八珍阁是她所开,实则是表弟在跑买卖,她不过是出了些点子,做了些产品罢了。

   听她清清浅浅的声音进退有度,并不因面对一群贵妇人而心慌不安,神色间更是坦然而平静。

   几乎有一刹那,大家要以为她是知道真相的,可转念一想又有些拿捏不定了。

   因为她太平静了,正是荣辱不惊、纹风不动的姿态。

   或许,这只是她与生俱来的矜贵气场才会流露出来的气质吧。

   这么想着,祁王妃与老王妃相似一眼,便咽回了到嘴边的疑惑。

   世子妃妯娌也相视一眼,更加不会擅自说些什么不当的话。

   之后祁王妃领头,又好奇询问了一些靖阳县风貌人情,又问及青华州任上的生活。

   虽然被问及青华州的话题,但叶青凰却只字未提及当初陈家的纠缠,以及抗旨一事,只是说了叶子皓在任上为官的一些作为。

   而她自己,当然是相夫教子,并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。

   大家听了也反应过来,自然就会主动提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心里也对叶青凰的表现嘉许、满意。

   做为官眷,她不卑不亢、知进退而有大家风范,以后便在京城生活,应该也不会主动招惹到谁,也不会轻易让人欺了去。

   就这般闲聊了一阵,叶青凰见二宝打着呵欠要睡,便将他抱紧了些,让秦李氏把二宝的小披风拿过来裹上。

   老王妃却连忙张罗开了,立刻喊了另一个嬷嬷和身边的大丫环,将二宝抱下去在暖阁安置睡觉的地方。

   叶青凰并未拒绝,只让秦李氏跟过去照看,老王妃这边自然也有丫环婆子,但她仍是安排了自己的人。

   老王妃见状也没多说,却是转身又摸摸小吉祥的头,直夸哥俩乖巧可爱。

   小吉祥正坐在一旁慢吞吞吃一块点心,并没有因爹娘不陪自己而不开心,也没有吵着要出去玩耍。

   确实乖巧懂事。

© Copyright 2018. 鲍鱼最新网页网址. Designed by Space-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