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20日 0

1411_a2066

   等他们吃饭回来,又处理了拍卖场的事情,就打算去二楼包厢喝茶。

   今天上午的拍卖情况不错,货已清掉近半,剩下的也不算多,自有户部的人和禁军守着,下午他们也打算当个客人。

   东方昕宇要先上三楼去自家那边看看,叶子皓便慢一步往前头来,刚到楼梯口,就遇到往这边走来的一男子。

   他只看了一眼也没在意,正要上楼,就听脚步声加快,男子的声音急切地响了起来。

   “叶大人!叶大人请留步!”

   “阁下是……”叶子皓停下脚步转身看过去,双眉微挑,觉得有些面善一时又没想起来是谁。

   “礼部侍郎李在芳,为小女冲撞叶大人一事,特来致歉。”

   那李在芳也是拿得起、放得下之人,即使在外面会被别人看着,他也没有迟疑,当下就十分诚恳地朝叶子皓施了一礼,表达了歉意。

   “啊,之前令千金主动找茬那件事儿啊,下官已经当面喝斥过她了,大人不必放在心上。”叶子皓抱拳回了一礼,客气地说道。

   言下之意,有错当面坦荡地解决了,事后也不会报复于人。

   当然,这也是看在李在芳这么快就赶来当面致歉的份上,此人也没有与他结怨,如此当然也就不计较了。

   “是李某管教无方,让大人看笑话了。”李在芳见叶子皓这么说,心下也是大松了一口气。

   夏天的心情

   杨文旭的下场,他们每天上朝的人谁看不清楚?

   他自认是谨慎之人,一辈子谨小慎微、步步为营,哪曾想有一天会有家眷冲撞这个怼起人来不留情面的叶御史?

   御史的官阶虽然不如很多朝臣,却是能令很多朝臣、大员甚至世家都不愿意结怨的存在。

   因此,当他从夫人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根本不及去问责谁的对错,就先来找叶子皓赔礼。

   与其他衙门的人不同,他在礼部,便是同一件事情上同一个因果,礼部家眷犯事,问题会更加严重。

   他甚至来不及训斥自己的女儿,就想着先解决外面的影响。

   看着李在芳神色微松的轻微反应,叶子皓呵呵一笑,再一抱拳。

   “李侍郎亲来支持太子殿下善举,下官钦佩,就不打扰大人了,告辞。”

   他在上楼之前,还搁下这样一句话,让李在芳刚松懈下来的心思猛然又是一紧。

   叶御史这话是何意?

   略一思索,他又匆匆回到自家的包厢,连忙询问道:“夫人,咱们今天拍下几件东西?花了多少钱?”

   “上午拍了两件,一件流水瓶也不算什么古董,花了三万八千两,一套青瓷暗彩茶具,花了九万两,被人追了几次价,可贵了。”

   李夫人连忙将上午的情况解释了一遍,又心疼那套茶具,起价可是六万八千两啊,结果就差点儿到十万两了。

   而这套茶具,可是太子殿下到后,为了不让人说李家小气而咬牙买下来的。

   她并不知道,同是青瓷暗彩,这套茶具年份不远,是古董中的新品,比叶子皓在户部直接以十六万两买走的那只宽叶瓶可差远了。

   李在芳听后眉头刚要舒展,想到叶子皓的话不免又蹙了起来。

   叶大人这话是何意?暗示他家买的还不够?

   两件物品可是十几万两的呢,若是再买下去……家底儿就在亮在人前,让人盯上自己了怎么办?

   “下午再看看有没有合适价钱之物,总价不要超过六万两了,咱们这次可不能花掉二十万两,之后回去,家用也节省一些,你明白吗?”

   李在芳心念数转,便有了决定,目光炯炯看向自己的夫人。

   李夫人神色一愣,看着大人的表情很快便回过味儿来,连忙行礼应诺。

   “是,为君分忧,行善立德,是臣子家应该做的事情,但咱们家底儿只有这般,之后自当节衣缩食,减少起居出行家用,撑一撑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 李夫人也是通透之人,自然明白了老爷在想什么,当下也有了谨慎的应对之法。

   李在芳满意地点点头,又瞥了一眼包厢里,女儿已经回家去了,只剩下两个婆子和四个丫环在。

   都是夫人身边的人,到也不怕她们不懂事,但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……

   “那位叶御只可是个惹不得的人物,以后你要好生约束家里,尽可低调一些,也莫生事,被人质疑家风,总不是什么有脸面的事情。”

   “是,妾身也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回去定当约束下人。”李夫人连忙低头领命。

   她明白,不管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既然老爷这么说了,就有需要谨慎对待的道理,管不得别人,就只能管自己。

   但她不提女儿的事情,也是想维护女儿。

   李在芳立刻听出来了她的意思,眉头再次拧了起来,沉了声音。

   “琴儿那边的过错,在于冲突之后,不该又主动上前找茬,不懂息事宁人还将脸送上前让人扇,平日里读书识礼都抛脑后了吗。”

   “下人有错,旁人只会怪在主子头上,儿女有错,旁人只会怪在父母头上,身为礼部侍郎家的人,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   李在芳沉着脸色一翻话,说得李夫人低了头,不是汗颜惭愧,而是惊愕忐忑,因为老爷今天说了这么多,可见重视的程度。

   让老爷这般重视甚至不惜细说与她听,是因为那位惹不得的叶御史?还是因为叶御史背后的太子殿下?

   明白了这个道理,她心中更是哆嗦了一下,才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。

   不管是婆子惹的事,还是自家女儿的行为,最后都会由老爷来背,这就是他们李家承担不下的后果。

   “是,妾身明白了,回去会好好教导琴儿,年关将至,琴儿也该好好在家呆着,琴艺也不能落下,希望宫宴上能博得好彩头,来年许一门好姻缘。”

   李夫人立刻半蹲了身子行了大礼,表明自己重视的态度,当然也有对女儿的寄望。

   李在芳这才点头不再说什么,接过丫环奉上的茶喝了几口,便决定离开。

   他相信这样的拍卖盛事,许多大人都会来拍卖场走个过场,却不会多呆,因为太子殿下也没有多呆。

   身为朝臣自有政务要处理,这边的事情家眷即可完成,何必在此虚耗时间?

   到时若被人发现,不找麻烦就是关注善举,若被人找麻烦,能说的话就多了。

   与李在芳有同样想法的人果然不在少数,在他出去时,路上就遇着了几个同朝之臣。

   大家客气地寒暄了几句,议论着这场盛事之余也在互相探底儿,当然,没人摸得到别人家的底儿。

   最后各自离开,上了马车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下午的拍卖会又开始了新的一轮。

© Copyright 2018. 鲍鱼最新网页网址. Designed by Space-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