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20日 0

1317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倘若她真的是在暗示,那她心里一定藏着很多事,藏着一些不能与人分担,只能独自去承受的事情。恍惚间,我真的不想再逼迫她了,那个决定,还是交给她自己做吧。因为我怕最后即使真的逼迫成功也会后悔。

   “山田。”

   我在后面叫她的名字,她却像未听到一样,依旧扯着嗓门朝苍穹嘶喊,那一刻她的小宇宙是最强的,刚好到了爆发的临界点,所以只有呼喊,才能让她的心里痛快一些。

   “山田,该吃午饭了,吃过歇一歇进场。”

   这一次我加大了声音,山田惠子才听到,原来不知不觉就已经中午了

   “时间过得好快,那咱们下去吧。”

   午饭我们没有再去秀,只是静静地吃完,安心等待下午进场。

   等待是最为枯燥的,好在山田时不时会讲些小笑话,这一中午过得也不是很无趣。

   下午进场,两张票能领两匹马,山田拉着我选了两匹力壮的马。

   “现在还能骑马吗?”我记得她是刚怀孕不久,要是骑马骑出悲催来,那得有多遗憾。

   山田惠子微微一顿:“放心吧,我骑术OK的,先试一段,骑不了再带我。”

  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

   马场是人工种植的草原,自然比不了那种天然大草原,脚踩在地上实实的,感觉在这里摔一下会很疼。

   山田惠子踩着脚蹬翻身上马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一看就很有经验,我也想学她,结果刚踩上去马就不听使唤地往前走,导致我还没坐稳就被甩下来。

   山田惠子哈哈大笑:“罗阳,该不是不会骑吧,是的话就早说嘛,我可以教哦。”

   说“教”二字的时候,山田惠子表情充满了自信,别的她可能教不了,但要说骑马她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   我汗颜地从地上站起来,这一下摔得还真疼:“那要怎么保证它不乱动。”

   “首先站的位置就不对,哪有人从后面上马的,都是从前边,至于原因,别看马这么大,它们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惧怕站立行走的人,所以站的时候一定要让它看见,要站到它头颅旁,让它瞅到,然后再踩脚蹬上马,像那样偷偷摸摸从后面靠近,就会给它一种迷茫的感觉,不知道的还以为要使坏,那样不走才怪。”

   我听得脸色微红,这些都是骑马的常识,我竟然半点不知。

   按照山田惠子的讲述,我站到马身前,再从侧面经过上马,这次它乖了很多,没有乱动,可坐上去还不待我乐呵,这马又不听使唤了,直接撒腿往前跑,我扯着缰绳想让它停下,可却是于事无补,越扯它跑的越狂野,最后没招只得跳马,又狠狠摔了一跤。

   山田惠子骑马追来,临近时吁了一声停下俯身抓住我的手,想把我扯到她的马上去。

   我盯着马背上的女人,把手缩回来:“就不能注意点腰吗?”

   山田惠子汗颜地笑笑:“没说的那么玄乎,现在肯定还好小!”说着轻抚小腹,仰头让温暖的阳光洒在幸福的脸庞上面。

   “快上来,我们去追的马。”

   我郁闷地坐上去,坐到山田惠子身后,身前就是打死我都不会坐的。

   山田惠子嘿嘿笑了笑:“好好学着点,驾。”

   “为什么的马不乱跑?”我郁闷到了极点,咋我一骑马就乱跑呢?

   “马场里的马都是经过层层筛选选出来的,都是些性格温驯的马,在不惊着的情况下没有一批会乱跑。”

   “那我刚刚算怎么回事?”

   “那个不叫乱跑,是骑的方法不对,上马要用腿夹着它,要让它感到一定的束缚,半点束缚没有的话,它肯定会想法把甩下去。”

   “这么难啊!”

   “就知足吧,刚刚要是匹裂马早就报销了。”

   那匹马很快就跑没影了,山田惠子见追得无趣索性也不再追,让我和她共骑一匹。

   阳光倾洒在草原,山田惠子懒洋洋地靠着我,还慵懒地撑个懒腰:“这种感觉真好,记得那会儿我刚刚成年,达到进马场的标准,只要有时间就往马场跑。”

   “那又是谁教骑术的?”

   “说我啊,教我的是马场的管理人员,那个叔叔对很和善,有问必答,不止是我,就连……他们很多人都是那个叔叔教的。”

   期间有一处明显停顿,估计是她松懈之余差点说漏嘴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,飞快地将话题转移。

   我就在想,那个断层处一定是一个人名,而且还是一个我熟悉或是略有耳闻的人名。

   “别说那些,就说我学的好不好吧?”

   “很好。”我也没有去追问,因为即便是问了,她也不会讲。

   山田惠子心情不错,特意唱了一支东洋歌,我对东洋语言没有半点了解,所以完全听不懂她在唱什么。

   只记得唱到一半,她抓着我的手按到小腹上面,张开双臂让我来控制马。

   我回想她说的,双腿稍稍使力夹住马身,心里却很忐忑,怕一不小心惊到马,会把我们两个都甩下去。

   山田惠子挥舞双臂尽情歌唱,时不时大喊一声,不得不说,马场真是个减压的好地方,平时工作压力大了,就抽空来放松放松,尽情地喊一喊,免得在市区喊有人会当是神经病,来这里喊就显得正常多了。时间一点点流逝,我也慢慢沉浸在这种快乐当中。

   可不待这快乐延续下去,马场就迎来一帮不速之客,是特别行动小组,张丽亲自带队,她给马场工作人员看过证件,便大摇大摆地走进来。

   马场的占地面积毕竟有限,不能像草原上那般策马奔腾,而且找个人也不难。

   所以不到半个小时,张丽就找到我们,当时山田惠子正懒洋洋地靠在我怀里哼唱,看到这一幕,我喊了声“吁”,夹紧双腿让马停下。

   山田惠子的歌声戛然而止,美眸盯着那一排人,眉头微微皱着。

   张丽双手叉腰站在马身前面:“山田,我们是珠海警方,最近的珠海事件有很大嫌疑,还麻烦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 “证据呢?”山田惠子丝毫没有示弱。

   “证据在警局。”

   “抱歉,没有证据我是不会配合的。”山田惠子说完就要驾马离开,完全无视周围黑漆漆的枪口,她明显要比我想象中镇定的多,想必大风大浪没少见过。

   “我说过,到了警局自会让看证据。”

   张丽横在前面不让路,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打量她,姿色确实稍胜邱雪莹几分,而且身材火辣穿着撩人,怪不得和常穿唐装的邱雪莹有些格路。

   “我现在就要看!”

   “惠子小姐,同为女性我不想动粗,再问最后一遍,跟不跟我们走。”

   “要抓人,也得有逮捕令吧!”我不耐烦地说道,没想到这个张丽如此难缠。

   “这位先生,我们只是叫惠子小姐回去接受调查,何曾说过要抓人,又何需逮捕令。”

   “我们只认逮捕令!”这就是山田惠子的态度,很强势。

   “那可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   张丽说话间就动手,猝不及防山田惠子就被扯下马,我紧忙跟着跳下来,就见二女撕扯在一起,张丽显然没敢太用力,不然山田惠子根本反抗不了。

   “撒开,我可是外宾人员。”

   “我管是什么,只要是人,今天就得跟我走。”

   张丽将山田惠子双臂控制到身后,跟着就要上铐,山田惠子痛呼出声,我见状直接推开张丽,将山田惠子拉到身后。

   山田惠子活动双臂:“还以为不管我呢!”

   张丽是个女人,再厉害体重就那么点,被我这一推直接推倒在地,她拍拍尘土站起来,然后缓缓靠近,戴着美瞳的双眼盯着我:“是什么人,敢袭警不成?”

   “袭警谈不上,只是没有逮捕令,我不能让带走她。”

   “放屁,我要带的人还没有带不走的!”

   张丽撒泼地来一句,跟着又要扯山田惠子,我掐着脖子给她拦回来:“请注意自己的身份!”

   她将山田惠子扯下马那一刻我就不想再忍了,她的手段这么粗暴,山田惠子交给她自然讨不到好处。

   “我没听错吧,应该是注意自己的身份才对!”张丽说着将枪抵在我额头附近,同时打开保险:“警告,不要再妨碍我执行公务!”

   张丽是吼着说的,我没挪步,山田惠子在后面小声询问:“要不我跟她走一趟吧,也许只是去喝茶呢。”

   我摇摇头冲张丽伸出手:“拿逮捕令来!”

   “有种!”张丽点点头:“来啊,连他一块儿抓!”

   小组成员面色为难,我们是有过交集,但他们必须执行张丽的命令,无奈缓缓朝我靠近。

   更¤新g最快上k

   就在这时,不远处有人朝天放了一枪,是邱雪莹,她不知什么时候赶到的,手里抓着我送她的手枪。

   “张丽,官威挺大嘛,想抓谁就抓谁?”

   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邱姐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停职人员是不准携带枪支的。”

© Copyright 2018. 鲍鱼最新网页网址. Designed by Space-Themes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