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2月20日 0

0204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给宋唯一送了药,她直接带着开着车回家了,因为家里的太后突然肚子不舒服,匆匆陪着去医院,这会儿还在医院病房里呢。

   所以一时半会儿,也忘了宋唯一这回事,想着没给自己打电话,估计是跟裴逸白回家了,便没有多过问。

   “什么意思?宋唯一根本没有跟我回家,她不是回家了?”裴逸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俊脸格外阴沉。

   宋唯一,该不会是出事了吧?

   心里蓦地一冷,裴逸白的语气变得越发严厉,“赵萌萌,给我说清楚。”

   语气中的斥责和冷意,让赵萌萌想到上次,宋唯一被付家的人设计的时候,看到裴逸白的那个表情。

   她狠狠打了个寒战,裴逸白,的气势好吓人。

   “我是真的我不知道啊,我陪我妈在医院,还没跟宋唯一联系呢。她也没给我电话,不是跟一起回家了吗?”

   可听裴逸白的意思,似乎不是这样。

   老天,那宋唯一去哪里了?

   赵萌萌话里的慌张显而易见,裴逸白狠狠吸了口气,“那没事了。”

   向阳处的她

   正要挂了电话,赵萌萌却拿了手机走出病房,焦急地问他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 “她没跟我回家,电话也打不通,仅此而已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裴逸白压下脑子里可能出现的各种念头,安慰自己宋唯一没事。

   可脑袋里却不其然地想起了盛老。

   “那她去了哪里?除开我之外,她没有别的太好的朋友了,而且,总不至于回付家。”赵萌萌的声音打断了裴逸白的思绪。

   “难道是们之前住的那个地方?”赵萌萌迟疑片刻,想到这个可能。

   裴逸白抿着唇,剑眉拧成一个死结。

   “我去看看,先这样吧。”

   “那如果得到她的消息了,记得告诉我啊。”赵萌萌叮嘱,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端却已经传来了“嘟嘟嘟”的响声。

   什么嘛,挂断的速度真快。

   裴逸白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回到之前的小区,匆匆上楼,开了门。

   他找遍了小区里的每一个角落,都没看到宋唯一本人,而这里,也根本没有人回来住的迹象。

   愤怒的男人双手握成拳,狠狠一拳头砸到了墙壁上。

   “该死的!”

   理智在短暂崩塌之后,裴逸白很快清醒过来,再次给王蒙打电话,让他安排人手去找宋唯一。

   “找嫂子?出什么事了?”王蒙疑惑地问。

   “人不见了,立刻派人去找,好端端这么大的一个人,不会消失。”裴逸白的声音,如同冰渣一样刺骨,让人遍体生寒。

   这句话叫王蒙大吃一惊,怎么会?明明下午,嫂子还在公司上班的。

   这下,收起玩闹的念头,态度立刻变得严肃紧张起来。

   “好的裴总,我立马安排人去找,别担心,嫂子她不会有事的。”王蒙安抚道。

   可从上司的语气来看,这句话大概不会起作用,只能在心里默念嫂子别出事。

   王蒙的第一个想象到的可能性,也是盛老。

   因此召集人手之后,立马叫人去查今天盛老的动静。

   可是就算是再快,还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。

   最后得出的结论,是盛老的今天没有任何反常的地方,而是亲自去酒店订了酒席和安排场地,为此累得不轻,此刻还在家里呼呼大睡。

   这个答案,出乎了王蒙的意料。

   却只能硬着头皮,战战兢兢地给裴逸白汇报进展。

   “那人哪里去了?告诉我?不可能无端端消失!”

   夜越来越深,而裴逸白的脾气,也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越发暴躁。

   这几个小时的时间,他也开着车四处找,找一切宋唯一可能去的地方。

   结果不出意料,没有,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。

   他甚至找去了A大那一间自助餐厅,这个时间,早就关门了。

   甚至是她的学校寝室。

   也是否定的答案。

   正是因为找不到,裴逸白的心才跳动得更加不安。

   连机票和火车票,都叫人留意了,依旧是没有。

   那么,宋唯一哪里去了?

   隔着电话,王蒙也察觉到上司的爆照情绪。“裴总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加派了那么多人,依旧没有嫂子的消息。盛老那边一切很正常,确实没有任何异动。”

   就算是异动,也是针对付琦珊。

   相反,他此刻,却突然想到另一个可能。

   “裴总有没有想过,母亲……”接下来的话,王蒙不知如何开口,但是意思却传达到了裴逸白的耳中。

   第一反应,他直觉否定。“不可能,这不是我妈的风格。”

   虽然裴太太确实是不喜欢宋唯一,但裴逸白很清楚她的底线和原则,最起码这么低端的事情,裴太太做不出来。

   听到裴逸白斩钉截铁的答案,王蒙也松了口气。

   若真的是裴太太的手笔,就算是派人去找,也不见得可以找到,只能让裴总自己出面。

   “那我继续再找找……不对……”王蒙的话说了一半,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地方,他们始终没有注意过。

   “什么?”

   “有没有可能,在公司?我的意思是,好歹先看看嫂子去离开公司之后的走向,才好确定她到底是去了哪里。”

   “那还等什么?”啪的一下挂了电话,裴逸白的车子又朝着沃斯而去。

   此刻,已经凌晨三点。

   赶到公司,三点半了,到处黑漆漆的,只有两个保安和一个网络部的员工。

   好不容易,找到了今天的监控画面,看了许久,却没看到宋唯一的身影。

   裴逸白的额头突突突地跳着,一种暴躁的情绪弥漫在监控室,周遭的气压越发低沉。

   “她根本没有离开公司!”裴逸白转向王蒙,吐出一句话。

   灯光下将裴逸白的脸照射得越发惨白,脸上清晰地显露出愤怒和阴骘。

   “跟我下八楼去找。”

   下班的时候,裴逸白连着几条短信和电话都没有得到她的回应,他还找了个借口,来了一趟设计部。

   但他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人,他便以为宋唯一回去了,这才离开公司。

   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这个环节中出了错误。

© Copyright 2018. 鲍鱼最新网页网址. Designed by Space-Themes.com.